菜农

每次看到说银神是父女,尤其是恋(世界和平)童就火大!


1 阿银真的宠神乐,但银神经常都在恶搞吐槽对方,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种父女关系,这世上绝大部分父女关系都不是这样的。如果你说你是,那么OK,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
2 银桑虽然没有说明确地喜欢谁,但是阿银一直都是对成熟女人色咪咪地,从来没有过lian(爱与和平)童倾向。假设银神真成了,那也是感情使然,是朝夕相处,并肩作战积累下来的爱和羁绊!
3 神乐遇到银桑已经14岁了,14岁啦同学们!你在14岁的时候遇到一个二十几岁的人然后能把他当爸爸?夫妻间相差10岁左右很奇怪吗?啊?少女在青春期的时候喜欢上成熟帅气的大叔很奇怪吗?我初中的时候就很迷恋卷福和斯内普这种大叔啊!

画得一点都不像啊哈哈哈哈
(还穿着奇怪的衣服啊哈哈哈哈

迟到的西装

“艾拉!这件西装对爸爸来说太大了!”查理抓着一件白色的西装气恼地说。
艾拉叹了口气,说:“可是爸爸他想穿着它离开,我想我们应该遵从爸爸的遗愿。”
“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件衣服是从哪里来的。”
查理皱着眉,看着手中的那件西装。
艾拉接过西装,温柔地注视着它,然后说:“不是哦。这件衣服是一个对爸爸很重要的人送的。”

——
——


朝露尚存,晨鸟在鸣。
巴德先生一大早就起了床。
老人家总是很早起的,况且巴德警官本来睡得就少。
他裹着蓝色的法兰绒旧睡袍,佝偻着腰地走到门外取报纸和牛奶。

——

巴德先生已经80岁了,再加上各种旧伤,手脚早就不灵活了。但他坚持一个人住——万一旧人寻仇,自己已经没有能力保护家人。

他摆着一只手对自己的孩子说:“你们太吵了,我想一个人安静地过完剩下的日子。”

——

“早上好!巴德先生!”邻居老太太一边浇着花一边愉快地和他打招呼。
“早上好早上好。”巴德警官一边嘟囔着说,一边拉紧自己的衣领。
伦敦秋晨的冷空气带着寒意钻入巴德警官的衣服,直抵心口和受过伤的后腰。
他颤颤巍巍地拿起报纸和牛奶,转身打算进门。


“巴德先生!”一个有力的男中音叫住了巴德警官。
巴德警官缓缓地转过身,看见了自己的前属下杰克。
杰克也有五十几岁了,但他仍旧红光满面,意气风发。

巴德警官刚想开口讲话,杰克就跨步上前塞给他一个包裹,说:“sir,好久不见。有人叫我亲手交给你。噢,放心,我已经扫描过了,很安全。先这样,我还要去上班,伦敦防恐部部长可不好当!”

杰克一口气说完全部话,转身就走,步履坚定,春风得意。身后的黑色长风衣在晨雾中猎猎作响。

巴德警官盯着杰克的背影出神了好一会才转身走进屋。

——

“可怜的巴德老先生。”杰克一边发动汽车,一边低声说到。

——

——



卫生间里,巴德警官正在笨拙地包扎着受伤的手指,他刚才拆包裹的时候被剪刀扎到了——他扎到了那双曾经灵巧得能拆炸弹的手。

——

包裹里是一件宽大白色的西装,带着巴德先生刚留下的两点血迹,笔挺硬朗,像一位令人敬畏的战士。它也应该属于一位战士。
西装下面还有一个信封,信封上什么都没写,不过里面有两张纸。一张是信纸,写得满满当当。另一张像是从记事本上随手撕下来的,只写着几行字。
巴德警官眯着眼努力想看清纸上的字,但只勉勉强强地看到字的轮廓——熟悉的轮廓。
他抓着信慌慌张张地走到客厅,在茶几上摸索着自己老花眼镜。一不小心还把插着薰衣草的花瓶打碎。碎瓷片和干枯的花洒了一地。



客厅没有,卧室没有,厕所也没有。
巴德警官到底把老花眼镜放哪去了!




“shit”
最后巴德警官只能嘟嘟囔囔地拨通了艾拉家的电话。

——

“喂~”一个软软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,是外孙女茱莉娅。
“妈妈~是外祖父~他想找你~”

——


巴德警官阁下话筒,然后看到了电话旁的老花眼镜。
他手忙脚乱地把老花镜架上自己的鼻梁。




——

记事本上撕下的纸上已经微微泛黄,上面写着娟丽的字,笔锋转角处却透露出主人坚毅的性格。
“真是见鬼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去订这么件西装。
但是,
但是,还真是想看见他为我穿上啊。”
一个不知所措的女人匆忙写下的温柔句子。





——

——

“信纸上的内容则是那个人的儿子写的,他托人送来了包裹。这件事困扰了他几十年,他不确定把西装送来是否正确,最后是在得知自己患上癌症才做的决定。

——
那个人和爸爸是什么关系我不清楚,我只知道她曾经温柔地对待过受伤的爸爸,当我们没能理解陪伴他的时候。

——等我赶过去的时候,爸爸就穿着这件西装,坐在躺椅上睡着了。

我摇醒他后,他很清楚地告诉我:

‘艾拉,我想穿着它离开这个世界。’”


——

——

女儿最后一次整理着父亲的衣领和胸前口袋里的紫色丝巾。





巴德警官安安静静地躺着,干枯瘦小,但表情坚毅而平静。
他穿着洁白的西装,西装的心口上有两点紧挨在一起的血迹。

——

接下来的旅程,我们会在一起走完。

紫色丝巾(巴茱)

渣渣无水准自嗨,求原谅_(:з」∠)_

今天个值得庆祝的日子——大卫·巴德搬回家了。虽然夫妻俩还是分房睡,但最起码我们的巴德警官能够每晚都给两个孩子night-night kiss了。
在离开公寓前,巴德警官最后看了一眼那空荡荡的公寓。它并没有比之前更空,毕竟巴德警官的所有东西还填不满一个行李箱。

“爸爸!欢迎回家!”孩子们欢呼雀跃地奔向自己的父亲,争相给爸爸拿行李。

“哦,稍等。”巴德警官微笑着打开行李箱,拿出准备已久的礼物——小马宝莉,当然,还有给维姬的珍珠项链。

维姬走上前,温柔地亲了亲巴德的脸颊。巴德笨手笨脚地给她戴上项链。他只有在工作时才能显得心灵手巧。
巴德的手指触碰着维姬修长脖子上柔软洁白的肌肤。虽然这脖颈已经被岁月刻上了细微的痕迹,但依旧美丽。

带着一点不忠,一段不合时宜的回忆翻滚着向巴德警官袭来。这是他控制不住的浪潮。那些急切的触摸,温热的鼻息和柔软的嘴唇曾经带来的感受一下子袭上心头,冲得巴德警官头昏脑胀,一会后又慢慢沉下去,直到一束枯萎失色的薰衣草浮在眼前。他忍不住用手抚了抚自己紧皱的眉头。

“谢谢!”维姬说完又亲了亲巴德的脸颊,然后回去厨房准备晚餐。

“噢,爸爸,这条丝巾也是给妈妈的礼物吗?”艾拉从一个礼盒中里拿出一条紫色的丝巾,并打断了他的回忆“可是她对妈妈来说太老气了。”

“哦,哦,是的,是的。亲爱的,爸爸挑东西的品味并不总是很好,不是吗?”巴德警官颤抖地说到,喉咙哽得生疼。他伸手从女儿手中接过那条迷人的薰衣草般的丝巾。他的手指抖动地如此厉害,以至于差点没能接住那条顺滑的丝巾。

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艾拉歪着脑袋问。

“噢……爸爸……没事,只是有点累了。”巴德一边断断续续地说,一边将丝巾收进礼盒中。

很快,艾拉又沉浸在小马的世界中,再没有注意到爸爸的异样。

巴德警官留下玩耍的孩子,拿着礼盒走进房间,缓缓地将礼盒塞进床底。他的动作如此地轻柔,仿佛生怕惊扰了熟睡的人。然后巴德警官抹了把脸,换上微笑,走出房门,走向自己的家庭,准备开始新的一段生活。

偶尔,我是说,一天疲累的工作后,在夜深人静、月明星疏时,巴德警官也会想一想那束薰衣草。
毕竟,薰衣草枯萎后,仍旧芬芳,不是吗?

今天看完《贴身保镖》了,这对西皮这么带感,怎么就😭
一开始我还以为巴德警官的表现只是出于自责,后来才觉得他是动了真感情(´;︵;`)
听到死讯时超级难过的表情,之后还去自杀。拼命要找出凶手,在外人面前脱口而出“茱莉娅”,两次把茱莉娅的“丈夫”强调为“前夫”。还有一个不知有没有记错,就是打电话给维姬的时候本来是要说my love的,但是没说完就犹豫了一下,然后改口为vi。
一部分是因为自责,一部分是因为爱吧!毕竟两个孤独的人曾经依偎取暖😭
会和茱莉娅发展关系是为了家人,也是因为真的喜欢上茱莉娅了吧。两个人都是肩负重担且孑然一身,即使是政治立场不同也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对方吸引到。虽然巴德会更痛苦一些。
维姬也还爱着巴德,感觉他们两个既有亲情又有爱情,如果茱莉娅真的不能复活,他们一家团聚也好。主要是不想巴德再像只小奶狗那样哭唧唧了,太可怜了。
但我还是希望茱莉娅复活,不然没有动力看下去(毕竟我只是个沙雕CP党

能看出是声波吗🌚
我是画渣,求原谅

这里是菜农!是一只小白!
摸了一只骚粉火烈鸟!